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您的當前位置: 快讀網 > 快讀歷史 > 歷史故事 > 正文

朱德簡歷簡介,朱德怎么死的

來源:快讀網 編輯:秩名 時間:2016-11-30

  朱德個人資料簡介

  朱德:1886年12月1日生,字玉階。四川儀隴人。1909年考入云南陸軍講武堂,同年加入中國同盟會。參加了辛亥革命。1913年后在滇軍任營長、副團長、團長、旅長。曾參加護國、護法戰爭。1922年赴德國留學,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25年到蘇聯學習軍事,次年回國。1927年在南昌創辦國民革命軍第三軍軍官教育團,參加領導八一南昌起義,任起義軍第九軍副軍長。1928年參與領導湘南起義,建立工農民主政權,同年4月,率起義軍上井岡山,同毛澤東領導的部隊會師,成立了中國工農革命軍(后改稱紅軍)第四軍。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任中國工農革命軍第四軍軍長。1930年起,任中國工農紅軍第一軍團軍團長,第一方面軍總司令,中國工農紅軍總司令,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和毛澤東一起指揮紅軍取得了第一、二、三次反“圍剿”的勝利。1933年春和周恩來一起指揮紅軍取得了第四次反“圍剿”的勝利。1934年10月參加長征。1935年1月,在黨中央召開的遵義會議上,嚴正批判了“左傾冒險主義”的錯誤,堅決擁護和支持毛澤東在全黨的領導地位。在長征途中,對張國燾的分裂紅軍和叛黨活動,進行了堅決的斗爭。 抗日戰爭時期,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八路軍總指揮(后改稱第十八集團軍,任總司令)。轉戰晉察冀魯豫等省,建立和擴大抗日根據地。1940年冬,提出“南泥灣政策”,對發展大生產運動,粉碎國民黨反動派對陜甘寧邊區的封鎖,作出了重大貢獻。 解放戰爭時期,任中央軍委副主席,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協助毛澤東組織指揮了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隨后又和毛澤東一起發出向全國進軍的命令,指揮人民解放軍渡過長江,為推翻國民黨反動統治,奪取解放戰爭的偉大勝利作出了巨大貢獻。 建國后,歷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國防委員會副主席。1949年11月至1955年5月兼任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 是中共第六屆中央政治局委員,第七屆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第八屆中央副主席,第九屆中央政治局委員,第十屆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1959年4月起任第二、三、四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第一屆國防委員會副主席。 1955年被授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軍銜。曾獲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1976年7月6日在北京逝世,終年90歲。

 

  朱德怎么死的

  朱德是病死的。一是年齡大了,二是文化大革命開始后他也受到一定程度的沖擊,心情不好,三是不少同事、戰友受到沖擊,有的還被迫害致死,朱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時間一長,身體怎么可能好。具體情況如下。

  視頻:1976 朱德逝世

  朱德,四川儀隴人。“文化大革命”開始后,朱德常常一人獨坐,很少說話。看到中央和地方許多領導干部被打倒,他內心十分苦悶。很快,朱德也受到沖擊,文件被停發,保健醫生被調走,行動也受到限制。紅衛兵還要揪斗他,毛澤東在一次會議上說,朱毛紅軍,“朱毛”分不開,我要保他,朱德才免遭大難。1968年7月,康生抄錄的八屆中央委員名單,朱德被列入有錯誤或歷史上需要考查的一類。1969年在中共九大上,朱德多次被批斗。10月,朱德被疏散到廣州從化,1970年8月,回到北京。

  1973年12月21日,毛澤東在中央軍委會議上,看見朱德走過來,與他握手,說老總啊,你好嗎?人家講你是黑司令,我總是批他們。我說是紅司令,這不是紅了嗎?朱德流淚了,這是他多年來第一次流淚。

  1976年1月8日,周恩來逝世。因為朱德剛出院,工作人員沒有告訴他。晚上7時,朱德從電視新聞中看到,立刻老淚縱橫。1月11日,在去周恩來靈堂的路上,朱德一直流淚。路上,他就把帽子摘下來。到靈堂后,朱德緩步走到周恩來遺體前,又戴上帽子,敬了最后一個軍禮。回到家,朱德一句話也不說,飯也吃得極少,許多天心情一直很沉重。周恩來追悼會那天,朱德還要去,但由于幾天徹夜流淚,身體過分虛弱,兩條腿怎么也上不去車,只得從電視上看著靈車經過十里長街。

  此后,朱德的健康狀況繼續下降,睡眠很少,但他仍帶病開會,會見外賓,找人談話。他常常在辦公室一坐就是半天,再三催促他才離開。孩子們勸他,您已經90高齡了,這樣工作會吃不消。朱德說,總理去世了,毛主席身體也不大好,我應該更多地做些工作。作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朱德承擔了大量的外事活動,一年半的時間,接受國書儀式就達40多次,還要代國家主席會見來訪的各國元首。就在朱德去世前半年,仍承擔了幾十次外事活動。

  1976年6月21日,朱德到人民大會堂會見澳大利亞總理馬爾科姆·弗雷澤。本來他的身體就不好,醫生勸他不要去,朱德吃了藥,堅持要去。沒想到會見因故推遲,朱德在冷氣房間等了近一個小時,感冒了。6月23日病情加重,6月25日醫生會診,建議立即住院。6月26日朱德住進北京醫院。他與國務院副總理李先念作了最后一次談話,說還是要抓生產。哪有社會主義不抓生產的道理呢?朱德向醫生提出下午要接受外國駐華使館遞交國書。醫生堅決阻止,直到秘書告訴他外事部門已另作安排,他才放下心來。

  朱德的病情發展很快,7月1日急劇惡化。高燒不退,除肺炎外,并發腸胃炎和腎病,還有心衰、糖尿病等多種病癥,連說話都十分困難,醫生要他絕對安靜。但朱德一大早便把秘書叫去,說今天報紙發表七一社論了吧?拿來讀讀。還提出要聽文件,秘書含淚躲開,朱德斷斷續續地低聲說,我還能做事……要工作……革命到底。生命垂危之際,朱德囑夫人康克清把2萬余元存款交了黨費。7月2日,朱德的病情更加嚴重,長時間說不出話來。

  7月6日15時1分,朱德在北京醫院逝世。送靈那天,從北京醫院出口到八寶山的馬路兩側,擠滿了戴黑紗白花的群眾。朱德的骨灰被安放在八寶山革命公墓禮堂一室,骨灰盒編號101。

  朱德遺言

  “朱老總于 1976年6月26日進北京醫院。6月27日晚朱老總對前去探望的蘇振華說:我革命幾十年了,不懂得什么叫‘文化大革命’。我不糊涂,現在搞得黨不像黨,國不像國。我快要走了,我要問主席,‘文革’,革了誰的命?建國十七年都錯了,誰是個頭。一心為黨為國的老同志都成了‘走資派’、‘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這個黨還是一個“偉大的黨”嗎?”

  “6月28日下午對汪東興說:現在誰主宰著國家的命運。這類人是黨內野心家、陰謀家。誰把這批人扶上來的?這批人窮兇極惡,篡奪黨權,誰是他們的后臺?我死也不安心,中國全斷送在這批人手里!”

  ……

  “7月2日對李先念說:一個偉大的創舉,搞社會主義,可以不抓生產,天天斗呀斗。生產為什么不能抓?這是什么主義?什么人的指示?好端端的一個國家搞成這副樣子,還是‘○歌燕舞’嗎?……這筆賬怎么算?先念,要堅定些,歷史會作出判決的。”

  “我沉默太久了,這是一種內疚。”

 

快讀網 www.40452838.com 聯系:[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讀網 版權所有 閩ICP備12022453號-17

Top
海南环岛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