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您的當前位置: 快讀網 > 情感文章 > 親情文章 > 正文

情殤

來源:快讀網 編輯:秩名 時間:2018-09-30

??我在無盡的曠野下孤行。獵獵的斜風不停地吹打著我鬢前的亂發。生命的歷程中,我的記憶只有孤獨,雖然前行的路依舊那般漆黑而漫長。我悲泣苦吟:人生充滿著太多的不幸和苦難,為何我深陷其間不能自拔,似無盡的曠野被狼群圍逐,似漆黑的井底找不到一粒照明的火種。曠野之下,我依舊孤行,雖然我已經迷失了前行的方向。
??
??八歲那年,爺爺去世,全家亂作一團,哭天喊地。我倚著門框怔視著大人們的古怪行徑。從記事起,爺爺便躺在那間舊偏廈里。我問爺爺為什么不起床。爺爺說他懶,不想起。我捏爺爺的鼻粱杠,爺爺笑了,我也笑了。我纏著爺爺給我講故事。爺爺給我講《五典坡》、《回荊州》、《金沙灘》……爺爺有一本厚戲本,每次故事講不下來,他都拿出戲本看,看一會后接著又講。爺爺的故事都是那戲本上的,那上面有好多漂亮的插圖。而最讓我著迷的是一匹大紅馬的插圖,馬上騎著一位身著鎧甲的英俊青年。爺爺對我講,那匹馬叫紅鬃烈馬,世上無人能降,唯一能降服它的便是馬上那位青年,青年名叫薛平貴,是名大英雄。我告訴爺爺,自己長大也要學薛平貴,去降服那匹紅鬃烈馬,也要做一名大英雄。爺爺捂摸著我的額頭,笑了,直夸我有志氣,是他的好孫子,但我不明白,爺爺在笑著的同時,眼角邊卻滾出兩行渾濁的淚水。
??
??起初,我不明白爺爺為什么總不起床。后來,隨著年齡地漸長,從大人們的口中得知,爺爺患得是一種古怪而可怕的疾病:風濕,凡害此病的人都會躺在床上不能起來。有時,我們姊妹四人有誰懶床不起來,媽媽便會站在院子大罵:“懶得跟豬一樣,躺在床上不起來!”給爺爺送飯,起初是姐姐送,后來我稍大一些,便由我送,一直到爺爺去世。每次給爺爺送飯,爺爺都狼吞虎咽,一口氣吃完。我問爺爺還要第二碗不。爺爺說,不要了。我問爺爺為什么不要第二碗。爺爺說,他睡在床上不干活,不需要吃第二碗。我又去問媽媽。媽媽不耐煩了,說:“小孩子家,你爺說不要了就不要了,你管那么多事干嘛?”
??
??記憶中,爸爸很少去爺爺的屋子,有事都喚哥哥姐姐去做。奶奶很早就去世了,她和爺爺一共有七個孩子,五男二女。隔段時間,伯父,叔叔,姑姑們便會來看爺爺。他們進爺爺屋子最多呆兩三分鐘便就走了。有一次,兩個姑姑一從爺爺屋子出來便和爸爸媽媽吵了起來。姑姑罵媽媽不給爺爺換襯衣都出痱子了。媽媽大罵:“你老爸,你不管,倒罵別人,有本事拉你家管去!”兩個姑姑怒氣沖沖地走了,此后再未來過我家,直到爺爺去世。伯父叔叔們也很少來過。
??
??爺爺的葬禮辦得極為隆重。哭聲似海,孝子遍地,所有的親戚都來了。七天之內,伴隨著陣陣嗩吶聲,不斷有人前來吊唁。爸爸的兄弟姐妹,堂兄堂姐全來了。他們全部一身孝裝在司儀地指揮下分跪在靈堂的兩邊:一叩頭,二叩頭,再叩頭;哭!……叩頭,燒紙,看香,哭!如此反復。我恐懼極了,第一次對死亡有了清晰的認識:人死了,活著的就要不斷為死亡者燒香,叩頭,哭。這一切是對死者的悼念?懺悔?還是心靈的自責,內心的不安而企求蒼天的饒恕?同時,我的腦際升起一股可怕的念頭:若干年后,待我長大,變老乃至死亡,會不會也有這么多人圍著我燒香,叩頭,燒紙,哭?
??
??我感覺爺爺還活著。因為在我的印象中,爺爺一直是躺著的。只不過過去他是躺在那間小偏廈的簡易床上,現在卻被人抬進那個名叫棺材的木箱內,被一锨锨黃土埋成一個土堆。大人們稱它:墳。
??
??當我跟隨著大人從爺爺的墳頭回來時,爺爺住過的那間小偏廈已經被上了鎖。透過窗子望進去,除過簡易床之外,爺爺的東西全不見了,包括那本有許多漂亮插圖的戲本。從姐姐的口中得知,爺爺的所有東西全被大人們拿到墳前燒了。我不明白,大人們為什么要這么做,這難道就是人生前與死后的區別?從此,我變成了一個孤獨的孩子,喜歡在無盡的曠野下孤行,盡管已經失去了前進的方向。
??

上一篇: 以女兒的名義親近你
下一篇: 母親

快讀網 www.40452838.com 聯系:[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讀網 版權所有 閩ICP備12022453號-17

Top
海南环岛赛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