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您的當前位置: 快讀網 > 快讀歷史 > 看歷史 > 正文

曾國藩后人子孫今何在 曾國藩后代簡介

來源:快讀網 編輯:秩名 時間:2018-03-16

  曾國藩后代簡介

  子:曾紀第,早夭。

  子:曾紀澤(妻賀氏,賀長齡之妾所生。繼劉氏,劉蓉之長女。)

  子:曾紀鴻,數學家。(妻郭筠,同年進士郭沛霖女兒。)

  長女:曾紀靜,適袁秉楨,乃同鄉好友袁芳瑛之子,性傲慢,不甚長進。

  次女:曾紀耀,適陳遠濟,好友陳源兗之子,曾隨紀澤出使歐洲,幼育于曾國藩家,有隱疾。

  三女:曾紀琛,適羅兆升,好友羅澤南之子,品行不甚端正。

  四女:曾紀純,23歲守寡,適郭剛基,好友郭嵩燾之子,其人頗有才氣,可惜早亡。

  五女:名不詳,幼殤。

  六女:曾紀芬 自號崇德老人。適聶緝椝,衡山人,聶亦峰子,光緒二十六年,曾參與對英國裁厘加稅交涉,在左宗棠提攜下,官至浙江巡撫。

  侄子:曾紀梁(魏氏)

  侄子:曾紀渠(朱氏)

  侄子:曾紀瑞(江氏)

  侄子:曾紀官(歐陽氏,劉氏)

  侄子:曾紀湘(易氏)

  侄子:曾紀壽(李氏,李氏,勞氏)

  曾國藩后人子孫今何在

  如今,在國內能夠拜訪到的曾國藩直系后裔大概有十幾位,分布在長沙、北京、濟南、洛陽和大同等地。

  曾國藩的子孫中再沒有一個人像他一樣成為顯達人物,但他們在教育、化學、文學、藝術等多個領域都取得了不凡的成就。

  在長沙一普通小區,記者拜訪了曾國藩的次子曾紀鴻的曾孫曾憲華,曾憲華是長沙園林局一位普通的退休工人。作為曾國藩的后人,他每年都要接受一些采訪或其他活動。不過,在他的心里,曾國藩不是他的生活資本,他更沒想過借此出名獲利。

  64歲的曾憲華看上去很溫和、老實。他說,曾家的后代很多人都是這種性格,守規矩,不張揚。在這方面,曾憲華也覺得有些奇怪,因為后人們并沒有直接接受過曾國藩的教育,但曾家的“農耕”家風卻在骨子里影響了幾代人。

  回憶自己的經歷,曾憲華說,“曾國藩”三個字帶給他很多沉重。十幾歲時曾憲華去報考藝術學校,面試到了最后一關卻被告知“水平不夠”,那時他非常不甘心。 19歲那年,曾憲華下到農場,結果從“四清”到“文-革”,他和家人的生活一直都沒消停過。

  下鄉結束后,曾憲華回到長沙在園林局工作,一直干到退休。曾憲華說,自己的一輩子都是普普通通的。而曾家很多人也一樣,沒有市井味兒,都很普通。

  如今,曾國藩的直系后裔中,在國內能夠拜訪到的大概有十幾位,分布在長沙、北京、濟南、洛陽和大同等地。

  曾家男人 沒再出現顯達人物

  湖南曾國藩研究所研究員、所長胡衛平老師被曾家后代稱為“曾家的大管家”。曾國藩五兄弟至今已經綿延到第八代,凡是能夠拜訪到的,胡衛平和同事們幾乎都拜訪過。

  胡衛平總結了曾國藩這些后代的特點。在這五房里,有成就的人多達240多位。他們在化學界、教育界、文學界、藝術界、考古界、交通界等多個領域都取得了不凡的成就。像教育家曾約農、曾寶蓀;翻譯家曾寶葹;高教部副部長、化學家曾昭掄;考古學家、博物館學家曾昭燏;湖南廣播電視臺工程師曾昭棉;湖南大學電機系主任、教授曾昭權;北平交通博物館主任曾昭億;原農業部辦公廳主任、園藝學家曾憲樸;全國婦聯副主席曾憲植;3位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曾憲楷、曾憲柱、曾憲森;輕工部造紙研究所研究員曾憲榛;出版家曾憲元;畫家曾厚熙(憲杰)、導演曾憲滌等等。

  曾國藩的這些后人也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再也沒能有人超越曾國藩。有人曾對曾國藩的第五、六代后人中沒能再出現一個顯達人物而表示遺憾,曾憲華則覺得:“曾家那么多代,沒有一個是壞人!這比什么都重要! ”

  曾家女性 事業為重大多不婚

  記者在荷葉鎮結識了一位93歲的王席珍老太太,她深受曾家思想的影響,她在年輕時與曾國藩的曾孫女曾寶蓀是好友,她跟著曾寶蓀學會了英語,接觸了很多新鮮事物。在曾家的影響下,荷葉鎮的人重男輕女的觀念減輕了,他們覺得女人也可以像男人一樣干出一番事業。

  或許正是因為如此,王席珍老人40歲那年才結婚,也算是舊社會的一位異類女性。

  曾家的女性中有很多人終身未嫁。像開辦長沙藝芳婦校的曾寶蓀、專注于考古的曾昭燏等等,而湖南省化工醫藥設計院退休的高級工程師曾憲琪也是獨身。這在很多人看來是一種奇聞,為什么曾家的女人要如此特立獨行呢?了解曾家的人覺得,這跟她們的宗教信仰,以及曾國藩早年形成的家風都有關系。還有人說,這或許和曾國藩5個女兒大多不幸的婚姻也有著一定的關聯。

  曾國藩簡介

  中文名:曾國藩

  英文名:Tseng Kuo-fan

  別名:初名子城,譜名傳豫。字伯涵,號滌生。

  謚號:文正。

  籍貫:湖南省湘鄉縣

  出生地:湖南雙峰縣荷葉鎮天坪村

  性別:男

  民族:漢族

  國籍:中國

  出生年月:1811年11月26日

  去世年月:1872年3月12日

  職業:兩江總督湘軍統帥直隸總督

  畢業院校:私塾

  代表作品:《治學論道之經》;《持家教子之術》;《疆場競斗之計》;《處世交友之道》;《修身養性之訣》

  地位影響

  中國近代現代化建設的開拓者

  曾國藩是中國歷史上真正積極實踐的第一人。在他的指導下,建造中國第一艘輪船,開啟近代制造業的先河;建立第一所兵工學堂,肇始中國近代高等教育;第一次翻譯印刷西方書籍,不僅奠定了近代中國科技基礎,而且極大地開闊了中國人的眼界;安排第一批赴美留學生,為國家培養了大批棟梁之材,其中民-國第一任總理唐紹儀,中國“鐵路之父”詹天佑、清末外交部尚書(部長)梁敦彥、清華大學第一任校長唐國安等就是此中佼佼者。

  修身齊家治國中華千古第一完人

  中國自古就有立功(完成大事業)、立德(成為世人的精神楷模)、立言(為后人留下學說)“三不朽”之說,而真正能夠實現者卻寥若星辰,曾國藩就是其中之一。他打敗太平天國,保住了大清江山,是清朝的“救命恩人”;他“匡救時弊”、整肅政風、學習西方文化,使晚清出現了“同治中興”;他克已唯嚴,崇尚氣節,標榜道德,身體力行,獲得上下一至的擁戴;他的學問文章兼收并蓄,博大精深,是近代儒家宗師,“其著作為任何政治家所必讀”(蔣介石),實現了儒家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事業,不愧為“中華千古第一完人。”

  升官最快做官最好保官最穩之楷模

  “從政要學曾國藩,經商要學胡雪巖”。自近代以來曾國藩就被政界人物奉為“官場楷模”。這是因為,第一,他升官最快,三十七歲官至二品,在清朝獨一人;第二,做官最好,政聲卓著,治民有言;第三,保官最穩,歷盡宦海風波而安然無恙,榮寵不衰。他熟讀中國歷史,對官場之道參深悟透,積淀一整套官場絕學,用之于中國官場,攻無不克,戰無不勝。

  網羅培育和善用人才的第一高手

  曾國藩一生致力結交、網羅、培育、推薦和使用人才,他的幕府是中國歷史上規模和作用最大的幕府,幾乎聚集了全國的人才精華為招攬人才,留住人才,他舍出謙遜的老臉,屢屢上書舉薦部下,為部下謀官要權,爭謀職位。他一生推薦過的下屬有千人之多,官至總督巡撫者就有40多人。他們既有李鴻章、左宗棠、郭嵩燾、彭玉麟、李瀚章這樣的謀略作戰軍需人才,也有像俞樾、李善蘭、華蘅芳、徐壽等第一流的學者和科學家。

  中國傳統文化持家教子的最大成功者

  曾國藩是最好的兒子,能使父母寬心;是最好的哥哥,教導和照顧弟妹,體貼入微,曾國藩更是仁慈的父親,是兒女的好榜樣。他的《家書》講求人生理想、精神境界和道德修養,在骨肉親情日漸淡漠、鄰里親戚形同陌路的現代社會里,確實有勸世化俗的價值,值得每個人一讀。大多數官宦之家,盛不過三代,而曾氏家族卻代代有英才,出現了象曾紀澤、曾廣均、曾約農、曾寶蓀、曾憲植、曾昭掄等一批著名的外交家、詩人、教育家、科學家和高級干部。

  中國傳統文化人格精神的典范式人物

  曾國藩在同輩士大夫中“屬中等”,頗為鈍拙,但他志向遠大、性格倔強、意志超強,勤學好問,非常人所能及。他從少年起,就“困知勉行,立志自撥于流俗”,天天寫日記反省自己,一生中沒有一天不監視自己,教訓自己。他待上、待下、待同事謙恕自抑,豁達大度,一生朋友很多,很受人尊重;他守著“拙誠”、埋頭苦干,不論遭受多大打擊,都不灰心喪氣,而能再接再厲,堅持到底。這就是他成功的根本秘訣。

  深刻影響數代人的精神偶像

  曾國藩具有高深的學問素養,是一個“辦事(干出事業)兼傳教(留下思想學說)之人”(毛澤東)。《清史稿——曾國藩傳》也說:“國藩事功大于學問,善以禮運。”他一生勤奮讀書,推崇儒家學說,講求經世致用的實用主義,成為繼孔子、孟子、朱熹之后又一個“儒學大師”;他革新新桐城派的文章學理論,其詩歌散文主持了道(光)、咸(豐)、同(治)三朝的文壇,可謂“道德文章冠冕一代”。

  做人學問

  一、砥礪自我的學問:強者總有挺身立世的時候。

  人生之學問有萬千。對弱者來說,他們理解的人生學問,大多是相信“借人成己”,因此總習慣去尋找“第三只手”,但對強者來說,他們堅守的人生學問則是砥礪自我,善于從中爭取自己挺身立世的方法。人生之成,成在何處?有人以為是靠別人來獲得成功的跳板,從而讓自己一步登天。這是一種最可笑罪愚鈍的人生謬誤。這種人自然會是弱者——軟如泥,脆如草。真正的人生是有強者來完成的,他們善于磨礪自我,找到自己行動的目標,靠頑強的毅力打開人生的缺口。曾國藩自然屬于強者,他的一生皆是在“磨礪”兩字中度過的,不斷的強化自己的心智,強化自己的能力,從而尋找到了一條被他稱之為“人之龍”的成功之路。這就是曾國藩磨礪人生的學問。這個學問,直接決定了他的騰空而起,一飛沖天的基礎。

  二、改變性格的學問:人生就是一個自習的大課堂。

  “性格誤區”是現代人非常關注的一個話題,因為性格之誤乃為人生之大誤。顯然,性格問題是人生的一大學問。為此,有些人總是傲慢驕橫,以為它是天下學問最高的,世上他的氣勢是最壯的,所以常作出一副總裁的樣子,指東劃西,吆三喝五;為什么又總是有些人唉聲嘆氣眼淚汪汪,只會羨慕別人,而不懂得讓自己開始長征路,所以人生總是一片渺茫。這些皆因性格之病而起。曾國藩的一生有一個非常突出的特點,就是善于在不同的環境之中改變自己的性格。盡可能達到一種完善的狀態,應對人生風云。可以看出,曾國藩把整個人生當作了一個自習的大課堂。以改變性格為學問,去成就自己心中的大事。

  三、拯救命運的學問:緊緊抓住突破一生的主動權。

  兩千多年前的古希臘,有一位大的思想家,叫柏拉圖。他有一句名言:“命運是人生中的第一學問。”的確,每個人或者都是力圖改變自己的命運,讓自己成為命運的主人。因此,我們看到了無數想拯救自己命運的人,他們每天都在展現不同的戰斗姿態。同樣也有無數人屈服于命運,成為命運的奴仆。曾國藩在拯救自己命運的時刻,從不把任何問題簡單化,而是以一種宏大的氣魄,精細的手段去完成自己設計的一個個人生計劃。他注重圍繞一個中心點,多面出擊,在最有效的時間里,尋找到最有效的突破點,故成別人難成之事。在曾國藩看來,拯救命運的學問,就在于“主動”兩字上。一個人只要有主動,還有什么事做不成呢?

  四、為政掌權的學問:牢記“在其位,謀其政”之訓。

  成功是一回事,怎樣成功又是一回事——前者是結果,后者是過程。一個人一旦心想事成之后,例如可以有為政掌權的資本,那么,就會出現更多的難題,而且,每一個難題都是一門等待研究和解決的學問。要不然,中國古代為何有一部部政鑒,臣鑒之書呢?這個問題想不透的人,絕對做不到“在其位,謀其政。”對于曾國藩來說,居官之學是他為政的“重頭戲”,他根據自己連升三級的親身體驗,總結出了一套關于“耐煩”,“勤事”,“清廉”,“厚民”的官學,曾國藩的為政掌權學問可歸結為三個字——“做好官”!

  五、用人有道的學問:一個人永遠成不了大氣候。

  怎樣用人特別是怎樣用準人,學問極深。不善用人者,抓住一個是一個,用了他,就要把他累得半死,這是世上最差的用人術;善用人者總是給人位置,給人權力,讓人心甘情愿地去工作,去服務,這叫智者用人術。曾國藩用人的學問,是其人生成功術中重要的一門。他從不盲目選人,糊涂授權,而是睜大自己的一雙明亮之眼,遵循“看透人之后在用人”的方法。該避則避,該提則提,顯示出到位的領導才智和管理才智。他之所以這樣做,關鍵是因為他明白:一個人永遠成不了大氣候,須借人聯合打天下。這就叫善用人的聯合學問。

  六、善于交際的學問:善于挖掘潛在的力量。

  美國著名成功學大師戴爾卡耐基說:“交際的學問妙不可言,只有做到了的人才能知道其中潛在的力量是多么巨大!”所謂妙不可言,不是真的不可說,而是需要讓明白人去說。不難排除,有些不善交際的笨拙手,根本不善于經營自己的人事關系,甚至還可能毀掉已有的“關系網”,從而讓自己身陷被動;高明的交際專家總是這樣——“團結一切可能團結之人”,在最廣的程度上贏得好人緣。曾國藩的交際學問是:放開手腳,坦誠相待,把陌生的力量變成朋友的力量。這就是說:曾國藩特別明白交際與回報的關系與學問——“要想讓別人認可的,必須先認可別人。”

  七、藏露進退的學問:天天都做一個明白人。

  在動物世界中,我們常可以看到獅、虎、豹、鹿、牛、馬的藏露進退之功,其根本目的是為了獵獲對象或保住身體。這個淺顯的道理,在人與人之間的攻守中,同樣也有,并且還有一堆學問。藏露與進退之學的要點在于:不善藏,則露鋒芒,會易折;不善退,則必冒進,會易敗。曾國藩在這方面的學問絕對不淺,他最忌諱讓自己身心暴露太多,進攻太過,善于在暗處較勁,從而保證自己不受傷害。他的這種道術,可以講爐火純青,特別在人生的關鍵時候,能夠淋漓盡致的發揮出來,做到以藏代露、以退為進。此等學問決定了曾國藩為“中興之臣”。

  八、以學養身的學問:人生的最高境界在于“養心”兩字。

  “學問”兩字,當然與讀書有關。書是每個人永遠讀不完的學問之課。可惜的是,有些人嘴尖皮厚腹中空胸無點墨,只憑小聰明辦點小事;有些人則以讀書為看家本領,修養身心,調節心態,以平常心應對天下事。曾國藩作為“桐城派”的一大家,儒學功底深厚,又悟老莊精神,養成了每天必讀經書的習慣,這個很好的習慣滋養了他人身地最大的學問,懂得人生最高的境界在于“養心”兩字。的確,曾國藩在以學養心方面為古代官吏之大成者,并真正做到了每日養身。請大家記住:人生之最大學問不在于獲得金銀財寶,乃在于養心養身。

  修身準則

  曾國藩寫過很多關于為人處世的家書,他的部分家書得到很多讀者的青睞。

  他為自己立下課程十二條:

  主敬:整齊嚴肅,清明在躬,如日之升。

  靜坐:每日不拘何時,靜坐四刻,正位凝命,如鼎之鎮。

  早起:黎明即起,醒后勿沾戀。

  讀書不二:一書未完,不看他書。

  讀史:念三史(指《史記》、《漢書》、《后漢書》),每日圈點十頁,雖有事不間斷。

  謹言:刻刻留心,第一工夫。

  養氣:氣藏丹田,無不可對人言之事。

  保身:節勞、節欲、節飲食。

  日知其所無:每日讀書,記錄心得語。

  月無忘其所能:每月作詩文數首,以驗積理的多寡,養氣之盛否。

  作字:飯后寫字半時。

  夜不出門。

  文學創作

  曾國藩繼承桐城派方苞、姚鼐而自立風格,創立晚清古文的“湘鄉派”。

  國藩論古文,講求聲調鏗鏘,以包蘊不盡為能事;所為古文,深宏駿邁,能運以漢賦氣象,故有一種雄奇瑰瑋的意境,能一振桐城派枯淡之弊,為后世所稱。曾氏宗法桐城,但有所變化、發展,又選編了一部《經史百家雜鈔》以作為文的典范,非桐城所可囿,世稱為湘鄉派。

  清末及民初嚴復、林紓,以至譚嗣同、梁啟超等均受其文風影響。著作收于《曾文正公全集》中。

  心儀儒學

  曾國藩一生奉行程朱理學,但對于程朱之學并未盲目崇拜,事實上,他對于宋明儒學其他支派的思想亦多所汲取。宋明理學實際上分為氣學、理學和心學三個學術派別。

  曾國藩在政治實踐和軍事斗爭中也漸漸地看到了程朱理學“指示之語,或失于隘”、或“病于瑣”、或“偏于靜”的局限。在這種情形下,曾國藩對心學表現出了寬容的學術姿態。對于程朱理學與陸王心學之學術爭辯,他認為對于兩家之爭應取其同,避其異,揚其長,兼收并蓄,揚長避短,推進儒學的發展。

  曾國藩還以氣學在生成論方面的資源來彌補理學之局限,謂“張子之《正蒙》,醇厚正大,邈焉寡儔”。依著氣學的思路,曾國藩認為,天地萬物均因稟氣而生,氣是構成天地萬物的最終基元。在稟氣而生這個意義上,天地萬物是“同體”的。

  不過,曾國藩同時認為,雖太和絪緼之氣流行不止,天地萬物最初所得之氣“均耳”,但人與物、圣人與常人實所稟有之氣并不相同。就人與物相對而言,人得氣之全,物卻僅得氣之偏;故人有知性,而物僅得物性。就人類而言,圣人所稟之氣清且厚,常人所稟之氣卻濁而薄。

  “自其初而言之,太和絪緼流行而不息,人也,物也,圣人也,常人也,始所得者均耳。人得其全,物得其偏,圣人者,既得其全,而其氣質又最清且厚……”

  軍事思想

  咸豐二年(1852年)十一月,太平軍自湖南北出,攻克漢陽。1853年曾國藩建立地方團練,稱為湘軍,分陸軍、水師兩種,士兵則招募湘鄉一帶農民為主,薪俸為一般綠營的三倍左右,全軍只服從曾國藩一人。

  1854年,總計有陸軍十三營六千五百人,水師十營五千人,會集湘潭,誓師出征。初戰在岳州、靖港敗于太平軍,接連戰敗,曾國藩幾跳水自盡,在上書時,只能以“屢敗屢戰”自嘲。

  后重整軍備,復占岳州、武昌,太平軍勢力退出兩湖。1858年5月,攻占九江,氣勢很盛;1860年,曾國荃包圍安慶,以“扎硬寨,打呆仗”聞名。1864年,湘軍攻破天京(南京)。

  太平軍抵抗湘軍,讓湘軍吃足苦頭,南京城破時,曾國藩說:“今粵匪之變,蹂躪竟及十六省,淪陷至六百余城之多,而其中兇酋悍黨,如李開芳守馮官屯、林啟榮守九江、葉蕓來守安慶,皆堅忍不屈。此次金陵城破,十萬余賊無一降者,至聚眾自-焚而不悔,實為古今罕見之劇寇”。

  曾國藩入南京后,湘軍大肆焚掠,“……分段搜殺,三日之間斃賊共十余萬人,秦淮長河,尸首如麻,……三日夜火光不息。”南京文士李圭道:“至官軍一面,則潰敗后之虜掠,或戰勝后之焚殺,尤耳不忍聞,目不忍睹,其慘毒實較‘賊’又有過之無不及,余不欲言,余亦不敢言也。”太平天國強盛時,南京最多有100萬人,可屠城之后10多年,到光緒登基時,南京只剩不到50萬人。

  攻陷天京后,曾國藩巧言上書“偽宮賊館,一炬成灰,并無所謂賦庫者,然克復老巢而全無貨物,實出微臣意計之外,亦為從來罕見之事”。

  曾國藩就地處死太平軍降將李秀成,原因可能是李秀成想效法姜維詐降。

  同治四年(1865年)五月,僧格林沁被捻軍擊斃,清朝廷令曾國藩剿捻。曾國藩采取“以有定之兵,制無定之寇,專事近剿,不事尾追”的方針,在河南周家口、山東濟寧、江蘇徐州、安徽臨淮關分置四鎮,駐淮軍和湘軍八萬,將捻包圍在蘇、豫、皖邊區。又在淮北捻軍的根據地修筑墟寨,清查戶口,實行保甲連坐法。但捻軍突破湘軍、淮軍的包圍,進入湖北。又突破開封、朱仙鎮間的賈魯河防線,東走山東。曾國藩被撤欽差大臣,李鴻章繼任。

  曾國藩自剿捻以來,屢受清廷的指責,成為晚年的一大心病,事實上,這時湘軍大部份裁撤,曾國藩只能用李鴻章的淮軍,不如湘軍容易差遣。各部協調不力,被張宗禹率捻軍在賈魯河一帶突破,進入山東。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曾國藩于嘉慶十六年十月十一(1811年11月26日)生于湖南省長沙府湘鄉縣,乳名寬一。父親曾麟書是塾師,屢試不第,年近五十方才進學,成為生員(秀才)。麟書自忖功名僅能及此,從此在家鄉一心一意栽培長子曾國藩科考。

  曾國藩五歲啓蒙,次年入家塾“利見齋”。道光六年(1826年)春應長沙府童子試,名列第七名。道光十年(1830年),前往衡陽唐氏宗祠讀書,一年后轉入湘鄉漣濱書院。道光十三年(1833年)秋,應湘鄉縣試,考取秀才。道光十四年(1834年),曾國藩進入長沙著名的岳麓書院演習,同年參加湖南鄉試,中試第三十六名舉人,并動身入燕京準備來年的會試。道光十五年(1835年),曾國藩會試未中,寓居京師長沙會館讀書。次年恩科會試再次落第,于是返回長沙,于同鄉劉蓉、郭嵩燾等居于湘鄉會館。

  初入仕途

  道光十八年(1838年),曾國藩再次參加會試,終于中試,殿試位列三甲第四十二名,賜同進士出身,并成為林則徐政敵、主張“鴉片上稅免禁”的軍機大臣穆彰阿的得意門生。朝考列一等第三名,道光帝親拔為第二,選為翰林院庶吉士。道光二十年(1840年)散館考試,名列二等十九名,授翰林院檢討。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升侍講。同年,出任四川鄉試正考官。年底,充文淵閣校理。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升侍講學士。不久,同榜進士李文安之子李鴻章入京會試,投其門下受業,住他北京家至少一年。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升任內閣學士加禮部侍郎銜。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授禮部右侍郎。不久署兵部右侍郎。

  圍剿太平軍

  道光三十年十二月(1851年1月),洪秀全在廣西發動金田起義,太平天國運動爆發。四月,曾國藩上《敬陳圣德三端預防流弊疏》,咸豐帝將奏折怒擲于地。次年,又上《備陳民間疾苦疏》。同年生母去世,丁憂回籍。此時太平軍已攻入湖南,氣勢正盛。咸豐二年底(1853年1月),曾國藩接到幫辦湖南團練旨。經郭嵩燾力勸,離家前往長沙,與湖南巡撫張亮基商辦團練事宜。一月后,太平軍攻占江寧(今江蘇南京)且定都于此,改稱天京。

  曾國藩依靠師徒、親戚、好友等復雜的人際關系,以湖南同鄉為主,仿效已經成軍的楚勇,建立了一支地方團練,并整合湖南各地武裝,稱湘軍。咸豐三年(1853年)八月,曾國藩獲準在衡州練兵,“凡槍炮刀錨之模式,帆檣槳櫓之位置,無不躬自演試,殫竭思力”,并派人赴廣東購買西洋火炮,籌建水師。

  咸豐四年(1854年),發布《討粵匪檄》,率師出征,不久在靖港水戰中被太平軍石貞祥部擊敗,投水自盡,被部下所救。休整后,重整旗鼓,當年攻占岳州、武昌。咸豐帝大喜過望,令曾國藩署理湖北巡撫。然而,大學士祁雋藻進言,稱“曾國藩以侍郎在籍,猶匹夫耳,匹夫居閭里,一呼,蹶起從之者萬余人,恐非國家福也。”咸豐帝收回成命,僅賞曾國藩兵部侍郎頭銜。

  咸豐六年(1856年)坐困南昌。9月2日,洪楊內訌,史稱天京事變,南昌解圍。咸豐八年(1858年)5月,湘軍攻占九江,氣勢頗盛;十年(1860年),湘軍圍安慶。

  同治三年(1864年)7月,湘軍破太平天國的天京(南京),對無辜平民展開屠殺與搶掠,當時的南京城被燒毀,平民死傷無數,南京人咸恨湘軍,稱曾國藩、曾國荃兄弟為“曾剃頭”、“曾屠戶”。7月,朝廷加曾國藩太子太保、一等侯爵。曾國荃賞太子少保、一等伯爵,此起曾與平定太平天國戰功居次之湖廣總督官文雙方形成集團政爭白熱化。8月,奏準裁撤湘軍25000人。

  直隸總督

  同治七年(1868年),曾國藩改任直隸總督。同治九年(1870年),朝廷命其處理“天津教案”。曾國藩十分驚恐,甚至出發前立下遺囑,他深知當時中國遠非西方列強對手,因此主張對外讓步。曾國藩發布《諭天津士民》的告示,對天津人民多方指責,誡其勿再起事端,隨后釋放犯法教民和涉案拐犯,引起天津紳民的不滿。處理“天津教案”,不少人罵他是賣國-賊,全國輿-論大嘩,“自京師及各省皆斥為謬論,堅不肯信”。

  回任兩江

  同治九年(1870年),兩江總督馬新貽被平民張汶祥刺殺于后,朝廷命曾國藩再任兩江總督,前往南京審理該案。同治十一年二月初四在金陵總督轅門病逝。朝廷追贈太傅,謚文正。其家族后代多出官宦,如曾紀澤等。

  曾國藩善用人才,晚清一些名臣如左宗棠、李鴻章都與他有密切關系。李鴻章等稱呼他為老師。曾國藩曾說“李少荃拚命作官,俞蔭甫拚命著書”。

  平生四辱

  曾國藩曾在給弟弟曾國荃的一封家書中特別談到了自己一生中最難忘、難堪的四次教訓。曾國藩為什么要寫這封信給弟弟呢?原來,當時曾國荃剛消滅了太平天國,被慈禧封為湖北總督,但他在湖北境內得罪了慈禧的寵臣官文,一個月內幾次被慈禧嚴斥,同時京城大小官員也都認為他居功自傲、目中無人。這時的曾國荃可謂精神焦慮、日日失眠,甚至一度得了抑郁癥,從而萌生了退朝還鄉的念想。

  看到弟弟如此消極抑郁,為了開導他,57歲的曾國藩在金陵官署給弟弟寫了一封信,痛陳自己一生引以為恥的四次重大教訓。他在信中說,自己30年來宦海浮沉,一輩子失敗不如意的事情很多很多,但主要有四件事,使他終生難忘。

  第一件事是:道光十二年,到湘鄉縣考秀才,在應試中被主考官當眾斥責,說他寫的文章文理不通,秀才沒考上。第二年,他再次應縣試,僅中背榜(末名)秀才。這對文才甚為自負恨不能與韓愈、柳宗元同代以分上下的曾國藩來說無疑是巨大的打擊。但曾國藩對這件事不怨天、不尤人,反而激起他發奮讀書的信念。他說,自古以來確實有一些丑陋文章僥幸獲取功名的,但好文章絕不會被埋沒。這使他定下了每天做一篇文章,寫一首詩,看書不少于20頁的學習計劃。

  第二件事是:咸豐元年,已是翰林的曾國藩向咸豐帝匯報工作,為了對工作情況進行詳細說明,他還畫了一幅圖,但這圖畫得丑陋不堪,引起了滿朝大臣的嘲笑。

  第三件事是:咸豐四年(1854年)曾國藩在岳州的靖港兵敗。當時,他要跳水自殺殉國,幸虧被他的幕僚章壽麟救起,狼狽逃回后搬到城南高峰寺小住,遭到江西全省官紳的鄙夷和恥笑。

  第四件事是咸豐五年(1855年)在九江兵敗,石達開總攻湘軍水營,火燒湘軍戰船100多艘,曾國藩坐船被俘,后來他硬著頭皮逃到江西,又彈-劾了江西的巡撫、按察使;第二年當他被圍困南昌時,江西省的官紳人人都幸災樂禍。他與江西官員的關系,更是到了幾乎沒有一個人能容得下他的地步。曾國藩形容自己處境困窘是:“一聽到春風的怒號,心就要碎了;一看見敵人的戰船開過來,就急得繞著房子轉圈,沒有好辦法。”后來他的老鄉王闿運寫《湘軍志》時說:“曾國藩在江西實在悲苦,現在想來,仍讓人忍不住流淚。”

  曾國藩在信尾對弟弟說,我平生的長進全在受挫受辱的時候。所以我現在雖然僥幸成了大名人,也不敢自詡為有本領,更不敢自以為是。你一定要咬牙立志,積蓄自己的斗志,增長自己的智慧,千萬不要從此氣餒。要想立不世之功,成不世之業,離開了“堅忍”二字是不可能的。

  其實,任何人的成功都是從磨煉中得來的。挫折和失敗并不是人生中的“意外”,而是一個人成長道路上的必然,是生活中最珍貴的饋贈。

上一篇: 李鴻章是怎么死的?李鴻章死因
下一篇: 曾國藩簡介

快讀網 www.40452838.com 聯系:[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讀網 版權所有 閩ICP備12022453號-17

Top
海南环岛赛怎么玩